比尔·盖茨:为彼此做的最好的事


全球基金是捍卫全球健康的“瑞士军刀”——它配备了许多工具,能解决许多问题。本月,我们承诺到2026年,向全球基金增资9.12亿美元。我们请求各国领导人也做出重大承诺,这样世界就有机会实现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。

访问:

Parallels Desktop 18 今年首次促销:限时75折

二十年前,如果你生活在疟疾流行的100个国家之一,当孩子出现发烧和发冷的症状,你大概率无法得到一个明确的诊断。即便你去的诊所做出正确诊断,但因为普遍存在耐药性问题,你还是难以买到有效的药物。

卢旺达的鲁米翁扎,一名社区卫生工作者在孩子妈妈的帮助下,监测男孩的营养摄入量。全球基金通过卢旺达卫生部支持了该计划

卫生官员很可能永远不会知道,在你的社区有多少孩子患病,又有多少人对药物毫无反应。这意味着他们无法筹划正确的干预措施,科学家也无法获得开发新药所需的信息。

那个时候,这些进步尚未发生:一个庞大的训练有素的社区卫生工作者网络,挨家挨户进行快速检测并分发高效的药物;将每个疟疾病例的信息通过移动设备发送到一个综合数据系统,以便卫生官员迅速应对疫情,科学家跟踪耐药性;大规模分发药浸蚊帐,大大降低了孩子感染疟疾的机会。

我所说的“那个时候”,指的正是在全球基金成立之前。过去二十年来,抗击艾滋病、结核病和疟疾的全球基金与政府、非营利组织和社区紧密合作,利用现有工具并不断投资于新方法,抗击这些疾病。

捍卫全球健康的“瑞士军刀”

很早之前我就说,全球基金是人们能为彼此做的最好的事情之一,也是最有效的事情之一。过去二十年,全球基金支持的项目已将艾滋病、结核病和疟疾造成的死亡人数减少了一半以上,挽救了5000多万人的生命。在撒哈拉以南非洲,预期寿命增加了12年,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全球基金。

全球基金是捍卫全球健康的“瑞士军刀”——它配备了许多工具,能解决许多问题。有时这些问题并非艾滋病、结核病或疟疾。全球基金给这些疾病的防治带来了变革,同时在新冠大流行期间,对抗击新冠产生了重大影响。

2021年全球基金提供的赠款在艾滋病、结核病、疟疾领域所占的比例 / 全球基金

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因为全球基金,低收入国家,乃至全世界,避免了新冠大流行期间最糟糕情况的发生,因为全球基金让这些成为了可能:实验室能力、诊断测试、卫生工作者,甚至是促成了快速和互信合作的多边关系。最重要的是,全球基金一直是向低收入国家提供新冠应对资金(除用于疫苗外)的最大捐助者。

在乌干达,死亡人数直线下降,希望升起

要了解全球基金的投资对一个国家的意义,可以看看乌干达的例子。乌干达长期以来一直在与艾滋病、结核病和疟疾斗争,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就。自全球基金成立以来,那里的艾滋病死亡人数下降了75%,疟疾死亡人数下降了57%。结核病死亡人数虽然有所增加,但如果没有这些控制措施,死亡人数将高出10倍。

也因为有了全球基金,乌干达得以在新冠袭来时迅速做出反应:

● 因为有了多年搭建起来的关系和物流能力,当氧气瓶出现短缺,全球基金采购了氧气瓶并送至乌干达的各个医院。

● 政府和私营部门已经到位的金融工具和赠款使得快速筹资成为可能。

● 社区信任的卫生工作者,一直在做艾滋病、结核病和疟疾的诊断和治疗,能迅速转向提供新冠的检测服务。诊断设备被调整为新冠检测。乌干达近四分之三的新冠检测由全球基金促成。

在应对艾滋病、结核病和疟疾方面,全球基金主要的投资 / 全球基金

面对这一历史性威胁,因为有了全球基金,世界的状况要好得多。尽管如此,新冠还是给世界带来了沉重打击。疟疾死亡人数正在上升,结核病死亡人数也在上升。抗击艾滋病的进展正在放缓。用了20年时间才将这些疾病的死亡人数减少了一半,我们等不了下一个20年再减少一半。因为,尽管现在的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,但每分钟仍有一名儿童死于疟疾。

我们知道什么是有效的。惊人的创新正在到来,比如更好的疫苗和诊断方法,克服耐药性的新药,以及控制疟疾威胁的创新方法——比如能杀死蚊子的糖饵,且只会杀死蚊子(对人类无害)。一旦这些新的工具准备就绪,全球基金就将提供资源,把它们从实验室带到社区。换句话说,全球基金是其中最重要的创新。

为什么盖茨基金会承诺向全球基金增资9.12亿美元

在盖茨基金会,我们全力投入全球基金——自其成立以来,一直如此。本月,我们承诺到2026年,向全球基金增资9.12亿美元。我们请求各国领导人也做出重大承诺,这样世界就有机会实现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。政府、私营部门和非营利组织都在全球基金的成功中发挥了巨大作用——也是其未来发展的关键。

如果每个人都能尽一份力,全球基金就能在三年内,从艾滋病、结核病和疟疾这些顽疾手中挽救2000万人的生命。不仅如此,它还可以继续武装世界,应对尚未出现的威胁。(盖茨基金会)

本文来源于cnBeta.COM,以上链接为原文地址


发表回复